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配资 » 正文

股票配资 王中磊:疫情让人惧怕,《八佰》带动了人们的热血

11 人参与  2020年09月01日 01:58  分类 : 股票配资  评论

股票配资:王中磊:疫情让人惧怕,《八佰》带动了人们的热血

(8月14日,人们在上海的部分电影院排队入场观看《八佰》 提前点映。图/中新)

王中磊:

我觉得我一直坐得还是挺稳的

本刊记者/李静 隗延章

发于2020.8.31总第962期《中国新闻周刊》

截至8月25日零时,正式上映4天后,电影《八佰》票房已突破10亿,成为2020年首部进入“10亿俱乐部”的电影。华谊兄弟股价也节节攀升,涨幅已高达42.5%,市值增加了56亿。

看到这样的成绩,华谊兄弟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很开心,他坦言,这部片子得到的反馈和关注度,是他从事电影行业二十几年来感受到的最密集的一次。“行业里所有人需要看到这样一个结果,大家也都在期待这样一个结果。”

“要给中磊赔钱了”

中国新闻周刊:战争电影一向被业界认为有票房天花板,据说《八佰》投资超过5亿,当初是怎样下定决心投资这样一部商业战争大片的?你是军人家庭出身,是否有军人情结的原因?

王中磊:我们全家都是在军队长大的,我们一家5个男人,有4个是当兵的,从小时候看电影就是战争片比较多,战争题材的确是自己一个独特的喜好。所以我们进入影视行业之后,拍摄的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军队和战争题材都挺多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集结号》……对这种题材有浓厚的情怀在里边。

至于拍摄这部电影,一开始就知道预算一定很大,但到底有多大,其实也没有特别准确的预计,因为里面有很多第一次。比如我们第一次用IMAX拍摄、第一次重新搭建了一个1:1四行仓库的场景以及50米宽的苏州河,再加上三条街灯红酒绿的租界。《八佰》的拍摄时间差不多有9个月,是一般电影的4到5倍。我记得有一阵管虎不管碰到我太太还是谁,都会说:“哎呀,要给中磊赔钱了。”

至于天花板,我觉得其实是一个不准确的数字,任何的电影都可以说有天花板,但天花板永远都在被打破,就像中国拍动画片,《大圣归来》的时候达到10个亿大家都说不可复制了,去年也被打破了。大家常说爱情喜剧顶多三四个亿,我们做《前任3》也接近20亿。

展开全文

中国新闻周刊:这么大的投资,之后上映又有些波折,会有压力吗?

王中磊:当初投资的时候是有市场压力,但其实拍完之后压力会更大,因为比我们预想的上映的时间要晚了很久,压力其实并不来自于电影回收的压力,而是对于我们一个上市公司来说有非常多其他角度的压力,就像股票什么的,可能大家会觉得为什么你拍了这么大一个片,一直没上映,然后又赶上疫情了,将来中国电影市场能不能恢复?各种给予我的压力都是电影外的。

对这个电影我一直充满信心,因为我们太早看到成片,我们知道它是一个高于我们拍摄预期的电影。

中国新闻周刊:华谊为什么选择在影院复工一个月形势并不明朗的前提下选择上映《八佰》?这时候上映承受的压力、风险更大吧?

王中磊:影院复工的这一个月虽然取得了一定的市场回暖,但是其实票房还是非常低的。我们在上映前8月14日点映那一天之前,单日全国票房才1000多万人民币,然后还有30%的上座限制。我们仍然决定拿出这样的一部大投资的电影来,在有很大回收压力的情况下来做,除了自信跟勇气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份其实是做电影人的担当。我觉得我们华谊做了20多年电影,所有的成绩都是观众给的,或者说都是这个环境给的。

我知道还有其他几个同行手里有一些春节档留下来的大片,我们之间也有交流,他们也都有意愿最开始就上映,但其实综合起来,我倒觉得《八佰》做这件事可能更好一些。因为在恢复市场的时候,片子仅有娱乐属性还是不够,有内涵和艺术性也还不够,还应该有社会性和话题性。《八佰》恰恰是带动了人内心那份热血的影片。用一个失败的战役,带动了所有惧怕、害怕的人的热血。在现实中,整个疫情让大家包括我个人其实都隐隐有一种惧怕的感觉,根本不知道每天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时候人的心态需要鼓舞。

我们跟电影局请战的时候,是打算作为7月20日影院复工的第一个影片马上就上映的,电影局还是给我们做了很好的安排,让我们不要7月20日上映,还是过一个月让市场稍微恢复一下。

这部影片也让我感受到了行业内的复苏和团结,有些影院给我们发信息说,“我们又开始有加班的感觉了”,一切都像一个新的机器重新启动起来了。虽然现在还是有上座限制,但《八佰》8月21日上映的时候已经恢复到50%。不过有一条我就一直想提建议,限制50%我能理解,但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情侣去不能坐一块儿。

(王中磊。图/受访者提供)

“你走得会怎样?你还能站起来吗?”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就是影视业的一个寒冬,紧接着又赶上了疫情,很多影视公司不得不通过裁员、降薪来降低成本,华谊的情况怎么样,受疫情的影响严重吗?

王中磊:华谊是受益于电影行业发展最大的一个企业,也因此成为一个特别受公众关注的公司。这种情况下,你的好会被认为很正常,你的不好会被放大。其实这两年多我们受到的这种不管是叫寒冬还是不可预知的东西就变得非常多,然后再遇到疫情,整个行业都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华谊受到的影响一定是更大的。

对于整个行业,产业链两端受到的影响非常大,一个是出品方、投资方,投了大量的资金拍摄,电影不能上,还有一些因此而废掉。还有更厉害的就是可能正拍一半就停掉了,这种损失是非常大的。然后就是终端,这是最能够被大家看到的,电影院关了,收入是0,而成本是一直在的,所以我们才看到一些以终端为主要营收的企业受到影响特别明显。

这几个月我没有离开过北京,很多电影人也都在北京,我们交流很多,我发现电影人的韧劲还是挺大的。大家都说没事现在不能拍,我们正好也觉得我们那个剧本还没有到那么扎实,正好弄一弄。大家突然有机会放缓一下脚步,可以静一下。我进这行28年,至少有20年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进程里,其中10年是更高速的发展,一直在奔跑,感觉要是不跑就被人超过去了,争分夺秒、只争朝夕的感觉特别强,很有活力,但是也发现其实跟电影的创作有一点违背。我们面对的是中国将近100多亿美元的票房市场,那么多观众,不同观众的层次也完全不一样,要满足这个市场其实需要非常认真的创作态度。

回到华谊,我觉得对我的影响比较大还是因为我们是上市公司,所以我们面对的不光是电影观众,还要面对投资者。投资者在这个时候其实对你可能处于一个观望的状态,就是你到底要往哪里走,你走得会怎么样?其实这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然后又因为疫情,可能会变得更严重,甚至有人说你还能站起来吗?他们都觉得你是趴下了,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我一直坐得还是挺稳的。但是外界的感觉就是,“你还能不能站起来”,这个压力是一直有的。

中国新闻周刊:华谊有裁员、降薪之类的降低成本的动作吗?

王中磊:我们肯定也做了一些降低成本的安排,但是我们在人员方面,并没有做大量裁员,尤其是华谊的影院系统,基本上我们所有的员工,我们没有主动裁员的动作。在整个中高层当中,大家是自发在复工之前,所有的中高层员工只拿60%的工资,复工之后再恢复工资,其实都是一种自我调节。

倒不是说我们有多仁慈,我是觉得有时候需要一种“扛”的状态,我知道一些公司把整个发行部门都裁掉了,因为这10个月无片可发,不需要这个部门了。这次《八佰》在上映前我给宣发团队开动员会的时候,我只说了特别土的一句话,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后来我想他们会不会觉得“老板你够狠的,意思说你养了我10个月要让我加班了”。

“会写剧本的导演和华谊合作的机会最大”

中国新闻周刊:管虎现在是不是华谊比较看重的导演?他是能够在华谊接下来这几年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导演吗?

王中磊:是的,一定是,我觉得他甚至在中国导演中,在这几年也应该是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我认识他特别早,那时候他还是一个莽撞少年。从《老炮儿》我跟他合作,到《八佰》,我觉得他的变化特别大。最大的变化是他对于事情的确定性,还有他的那种坚持的劲儿已经变成非常成熟,还有就是他的创作力和资源能力到了巅峰的时期。资源能力用老百姓最能听懂的话,就是我想叫谁来演谁就来演。创造力是指他的想象力和最后完成度之间的契合度特别高。我在首映的时候有点没控制住自己,稍微有点激动,因为我真的想感谢他。在这段时间压力大的时候,他不断安慰我,让我回想这个电影的初衷是什么,有没有做错?没有做错。我们拍出来的效果也很好,那么这两个方面对了,其实你面临的压力就是另外一件事情。

甚至我今天都觉得《八佰》在疫情之后上映相比没有疫情的时候,它带来的电影之外的东西会更多。管虎的这种平和的心理状态其实也让我们做事变得比较从容。

现在华谊有一部正在拍摄的电影也是交给他,他和更年轻的导演路阳、郭帆一起合作。我想不管对于华谊,还是对于整个电影行业,管虎导演都会有一个新的地位,但是我觉得别给他太大压力。

中国新闻周刊:这几年,一批年轻的导演迅速冒头,目前国产电影票房前20名超过一半是新一代导演的作品。华谊目前是否在新导演领域进行布局?将有哪些项目和年轻导演合作?

王中磊:有年轻导演、新的力量出来,是这个行业最有生命力的一个表现。华谊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跟冯小刚导演合作,那时候大家都30多岁,正是那个年代更新换代的时候。

我刚进这行的时候,全年的票房是8个亿人民币,现在是600多个亿,可以想象发生了多大变化。观众也在迭代,无论你多喜欢电影,其实当你到一个年龄的时候,你走进电影院的频率就降低了,就不是主流观众了,主流观众基本上差不多5年就换一代。

导演是艺术家,很多都是老天赐予的能力,这不是说开个学校就能培育出来的,我觉得他们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觉得跟他们一起成长的或者和他们一起工作的人员年轻化更好,他们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想象力,否则的话你会一直用一个传统的方法去看待事物,看待剧本、看待项目。

前两天在北京国际电影节论坛,主持人问如何了解现在的年轻观众想什么和要什么,如何拍摄他们喜欢的电影,我觉得我跟他们连接的窗口就是年轻的团队。未来华谊的几部作品都会和年轻导演合作,有在筹划中的,也有已经拍完的。

中国新闻周刊:能让华谊看中的年轻导演,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王中磊:会写剧本,这特别重要。自己不会写剧本的导演,从开始我就不会跟他谈,我不知道跟他聊什么。有些导演可能说得天马行空,拿很多特牛的片子剪一个概念,说我要拍成这样,这个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没必要说要拍成什么样,最重要的先是文字,会写剧本的导演和华谊合作的机会最大。返回股票配资,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www.delphi-academy.com/post/3262.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配资公司提供最新股票配资,配资开户,在线配资,配资技巧,配资投资分析等资讯,确保合理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