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配资分红 » 正文

暴跌99%!一代股王又出大事,创始人刚被提起公诉!

7 人参与  2020年08月03日 01:52  分类 : 配资分红  评论

股票配资:暴跌99%!一代股王又出大事,创始人刚被提起公诉!

中国基金报 安曼综合自网易、南方+、第一财经、中国经营报等媒体

近日,羁押一年之久的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又有了新的进展!

7月31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近期通过冯鑫先生的辩护人获悉,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先生提起公诉。

目前,案件正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进一步办理中。

暴风集团也已经在7月1日被深交所暂停上市,总市值仅剩4.88亿元,较2015年的最高峰下跌了99%。

当年的一代"股王"曾在上市当年创下40天36个涨停,市值高达408亿的巅峰时刻。现在创始人被捕、高管全部离职、股票暂停上市,令人唏嘘不已。

一个在朋友眼中的讲义气的"好人"是如何沦落到身陷囹圄?又是如何让光大、招商等10多家投资机构被三个意大利人割了韭菜?冯鑫本人更是被下属骗了1亿都浑然不知?

这一切都将在未来的庭审中一一揭晓……

冯鑫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9年7月底,冯鑫被抓的消息传出来,不少人都唏嘘不已。媒体人程苓峰的一篇《朋友冯鑫》更是广为流传,有人称他为失败的英雄。

那么冯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据此前媒体报道,90年代初,在大学里多次挂科的冯鑫好不容易从合肥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了山西矿务局。

但这份工作没做多久,冯鑫就辞了职,他做过很多行业,传呼机维修、煤炭运输、餐饮,但一直没有什么成效,直到拜读了《联想为什么》一书后,才将自己的方向锁定在计算机,他要成为像杨元庆、郭为一样的人。

1999年,因为没有北京户口,联想拒绝了冯鑫,但是在中关村,他遇到了雷军,加入金山软件成为一名普通的销售员,工作是卖金山毒霸。

展开全文

有人形容冯鑫是个"天才销售"。几年的时间里,冯鑫就从一名普通业务员一路升迁到市场总监、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据说,当年还有一个段子。事业有成,经济富裕的冯鑫有些飘了,他想要自己单干,于是找到雷军,对他说"把金山毒霸交给我吧"。

雷军对他笑了笑,竟不知怎么回答。

之后,冯鑫离开了金山,转身来到了雅虎中国转投周鸿祎。一年之后,冯鑫决定自己创业,并成立了北京酷热科技有限公司。

这之后的故事,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了。冯鑫在2007年收购了暴风影音之后,公司驶入快车道,随后公司正式改名暴风科技公司。

这个免费解码任何视频资源的本地播放软件成为了当时红极一时的装机必备。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数接近3亿,占了当时中国网民总数的73%,仅次于QQ和迅雷。

2010年前后,互联网掀起了视频大战,优酷、爱奇艺、乐视等都在烧钱买带宽和版权,暴风影音却没有跟风买版权,仍然坚持做播放器,追求什么视频都能解码播放。

回首往事的时候,冯鑫才发现自己已经华丽丽地错过了最重要的转型风口。

2010年12月,优酷在美国成功上市,这大大刺激了冯鑫。经过一番准备,2012年,冯鑫在A股也提交了IPO申请。

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的冯鑫,终于在2015年的3月24日登陆A股创业板,随后便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

2015年5月,暴风集团股价达到最高点327.01元,市盈率超千倍,总市值高达408亿元,冯鑫的账面财富也超过了100亿元。彼时,中国视频业老大优酷土豆总市值仅有252亿元人民币。

"内忧外患"的冯鑫

虽然暴风上市当年的A股神话,但是这并没能让暴风集团更上一层楼。

在最风光的时刻,暴风集团学习的乐视模式,开始多元化布局,把公司划分为VR(虚拟现实)、TV(电视)、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群,各自拥有独立发展方向,保持未来都有单独上市的可能性。

暴风集团还招揽原创维集团副总裁刘耀平任暴风TV CEO、前天天动听创始人黄晓杰任暴风魔镜COO。暴风集团希望已不再限于视频概念,而是把自身打造为一家娱乐公司。

冯鑫说,“以前暴风的天花板是中国互联网视频公司估值都在百亿美金以下,而暴风上市后面临一个机遇期,能让暴风科技冲破视频领域,做更大的事。”

冯鑫一心想转型,但是投资人和跟随他一起创业的人却不这么想。

在限售股解禁的2016年第一季度,就有不少投资机构清仓撤离。一直跟随多年的投资人蔡文胜和江南春也迅速抛售套现,到了2016年第三季度,两人均在十大股东名单上消失。

不仅如此,上市后高管也纷纷离职,并抛售股份,到了2018年,上市前的14人高管团队就只剩3个人了。

要知道,冯鑫在上市之前,对一起创业的小伙伴非常慷慨,不仅搭建了员工持股平台,更是让不少高管直接持股。

一直没有减持的冯鑫,反而不断地质押股权给公司的项目做担保。面对光怪陆离地资本市场,内忧外困地冯鑫有些慌了神。

2016年3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以10.8亿元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核心资产就是吴奇隆和刘诗诗两口子。当时正巧赶上他们大婚,一时媒体上到处都是“吴奇隆的10亿聘礼”的大标题。

幸亏当时证监会否决了该项并购。一年之后,稻草熊影业得到了阿里影业的投资,估值仅为1173万元,只有当年暴风收购对价的1/14。

人傻钱多,似乎给后来的MPS收购事件埋下了伏笔。

压垮冯鑫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冯鑫锒铛入狱的是当时震惊资本圈和体育界的跨国并购案。

当年冯鑫设想的多元化业务都在两年内草草收场。冯鑫又开始向梦想出发,借着体育的风口完成转型。

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对意大利体育版权经纪公司MP&Silva的收购有直接关系。当时国内媒体一致宣传,MPS是当时全球体育版权市场的霸主之一,冯鑫曾宣称是收购MPS就是拿下了“暴风布局体育产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2016年,光大浸辉、暴风投资共同发起浸鑫基金,合计募集52亿元。优先级出资人“招商系”出资28亿,爱建信托出资4亿;深圳恒祥等中间级合计出资10亿;暴风系公司、光大浸辉的控股股东光大资本等作为劣后级合计出资10亿。

2016年5月,该基金完成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交易刚完成,MPS却爆雷了。

MPS在短时期内失去了意甲、法甲多项体育比赛的转播版权,并遭到一系列拖欠版权费用的索赔官司,于2018年申请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用于偿还债权人,而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投资打了水漂,巨额的损失引发了连环索赔,招商财富作为LP起诉了GP光大资本,光大资本则起诉了提供兜底承诺的暴风集团,索赔7.51亿元。

事实上,从2016年开始,暴风影音的净利润连续亏损。2018年报显示,暴风集团资产总额为12亿元,而总负债高达21亿元,冯鑫个人所有股权的95%以上都已质押。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同年9月,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一笔52亿元的交易,居然没有跟对方高管签下竞业协议,也不清楚对方公司代理的的版权还有多长时间的有效期,结果对方拿了钱之后,辞职另起炉灶,大搞同业竞争。买下不到两年,大量版权到期,MPS无以为继,只能破产。

在这期间,为了促成交易,冯鑫质押自己的股权去行贿,在这其中还被操作这件事情的下属骗走了1亿元,却浑然不知。直到自己被羁押起诉之后,才发现。

此刻,"好人"冯鑫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他走过的前半生?

消失的暴风集团

暂停上市、股价暴跌99%

15年上市至今,短短5年的时间,暴风集团已经消失不见了。

2020年7月1日,因为无法披露2019年的年报,暴风集团已经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此时,暴风集团的总市值仅剩4.88亿元,据最高市值408亿元,下跌了99%。

2019年11月22日晚间,网上就有传出暴风影音的官网打不开了,或者打开之后也是乱码,完全不是正常官网该有的样子,显然已经没多少人维护了。

以下是官网的截图。

下面是APP的截图。

另外,基金君在某个职场社交app上看到,暴风的开发员工只剩下一个人,如今官网app都挂了,估计这个小哥也离职了。

近日,基金君在App Store和安卓应用市场上发现,暴风影音App还能被正常下载使用,最近一次软件更新显示在1个月前。

有消息称,该App已经被风行在线接管。

MPS并购案三大谜底即将揭晓

从浸鑫基金收购MPS之初到最终MPS火速破产,这一收购案就充满了诸多让人看不懂的蹊跷。

大体而言,MPS收购案引发业内争议和批评的疑点和谜团主要有三点:

一、在成立浸鑫基金的过程中,光大方面的风险防控机制为何形同虚设?

当时承诺兜底的暴风集团自身的流动性资金本就不足,而冯鑫所持有的暴风集团的九成以上股份也陆续被质押。

当时,只要光大方面进行风控审核,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一点。

但诡异的是,无论是光大浸辉还是光大浸辉的母公司光大资本均没有对此提出异议,相反,光大资本很快为一众投资人签下了《差额补足函》,承诺未来如果招商银行这些优先级出资人无法退出时,光大资本来为其补足差额。

而在MPS爆雷后,不少投资人士终于公开发声,称光大资本当时不可能在风控方面犯下如此低下的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光大资本方面有人收受贿赂,故意对风险视而不见。

此后,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因为涉嫌收受贿赂被检查机关批捕,如今也将被提起公诉。而冯鑫如今被指控的“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其实也正是被指向项通等人行贿420万元。

此外,光大资本的母公司光大证券的多位高管均因为MPS收购案中的风控不力而被免职或主动引咎辞职。

二、收购MPS时浸鑫基金的尽职调查为何形同虚设?

对于MPS这类体育版权代理公司而言,创始人和高管团队的人脉才是最核心的财富,体育版权的合同周期长短是考量公司价值的主要参考标准。按照惯例,收购这类公司必须要求高管团队留任,同时详细审核版权合同的剩余年限和实际的交易金额。

但诡异的是,中方收购代表不仅没有与MPS的高管团队签订类似的约束条款,而且还对大量即将到期的版权合同视若无睹。至于MPS外强中干的财务流水也同样无人质疑,相反,在对国内媒体宣传时,一直将MPS形容为全球最大的体育版权代理公司之一。

最终,MPS的三位意大利创始人在完成资产交割后不久就纷纷辞职,或用套现的资金收购球队享受人生,或另起炉灶成立体育版权公司,与MPS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

更诡异的是,没过多久,MPS旗下的大量版权合同纷纷到期却无法续约,公司业务基本流失殆尽。此外,MPS被粉饰过的财务报表也漏洞尽显,公司的营收能力压根不足以支付拖欠的版权尾款。

很快在2018年10月,英国高院宣布对MPS破产清算。

三、冯鑫真的被下属骗走了1亿元吗?

在冯鑫被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提起公诉的同时,冯鑫也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一项申诉,称在MPS收购时,被暴风投资部员工蒋佳能经过层层转账,洗钱洗走了1亿元。《中国经营报》通过对冯鑫律师李小萌进行采访,率先对这一“插曲”进行了披露。

在成立浸鑫基金、收购MPS的过程中,冯鑫用自己的暴风股票质押获得3.5亿元资金,然后采用常规的“内保外贷”模式来融资,按照潜规则,这需要向基金管理人等各方面给予“补贴”。而支付“补贴”的具体操作,则是由投资部总监刘洋的下属蒋佳能负责。

冯鑫方面认为,蒋佳能在向基金管理人提供“补贴”的过程中有中饱私囊之嫌。他在将其中1亿元投资置换出后,经过层层转账,最终转入其个人或亲属所控制的账户。离谱的是,当时居然无人发现这么大一笔钱的流失。

冯鑫亲属称:“作为投资部主管,刘洋当时居然也没有发现异样。这事直到不久前,我们跟进蒋佳能的案件,才了解这个钱是怎么走的,最终去了哪里。冯鑫同样在之前也对此一无所知。最好笑的是,冯鑫发现这个问题后,安排助理去问蒋佳能,竟然被蒋佳能拉黑了。”

此前,蒋佳能因为向相关基金管理人提供“补贴”一事,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如今也被检方以涉嫌行贿罪名提起公诉。

Chinafundnews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股票配资,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www.delphi-academy.com/post/2171.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配资公司提供最新股票配资,配资开户,在线配资,配资技巧,配资投资分析等资讯,确保合理配资。